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奸盛宴](未来篇)(13)[作者:c780702]
[高中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奸盛宴](未来篇)(13)[作者:c780702]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视频-亚洲AV电影-av天堂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87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未来篇
 
              (13)人有梦
 
  早晨,阿伟家。
 
  厨房里。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芷兰轻哼着歌,一边熟练的为锅子 内的汉堡排翻面。旁边还有刚烤好的吐司,再过一下子,一道简单又美味的夹吐 司就完成了。
 
  将煎好的汉堡排放上吐司后,芷兰又打了两颗蛋下锅,锅里霹雳啪啦的,传 来阵阵香气。
 
  「看荷包蛋一颗两颗……嗯……讨厌,不要捣乱啦。」芷兰突然娇嗔一声。 
  原来是阿伟不知何时悄悄来到她的身后,一双大手伸进她的围裙内捣乱着。 
  「妳穿成这样不就是要我来捣乱吗?」阿伟调笑道,与少女同居一个月,彼 此已经熟悉许多,冷酷的他也学会了揶揄。
 
  原来此时芷兰身上只有穿着洁白的花边围裙……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衣物…… ……传说中的裸体围裙。
 
  只见她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光裸白皙的美背就像一幅风景,浑圆的翘臀不 禁让人想要用力抓揉,修长玉腿间的芳草之地不时探出头来,隐隐看到些许晶莹 ……
 
  至于芷兰胸前的宏伟更是掩盖不住,单薄的围裙不过是象征性盖在上面而已, 胸前被撑的高高鼓起,露出一道深邃的乳沟。而旁边的侧乳一样遮掩不住,半露 的大白馒头线条诱人,呼之欲出。
 
  也难怪阿伟会情不自禁的将手伸进去好好把玩一番。
 
  「我只是……觉得今天好像有点热。」芷兰扭了一下身体,像个孩子般耍赖, 语气娇憨。
 
  「那……煮个早餐而已,为什么这里这么湿?」阿伟又笑道,一只手向下穿 过芷兰的臀办,抚弄前方那彷佛沾上晨露的芳草之地。
 
  「不要闹了,荷包蛋要焦掉了。」芷兰的脸有些红,真的开始煎着荷包蛋, 因为真的快焦了。
 
  讨厌,被这样一弄又更湿了……
 
  「嗯嗯,好,妳煮妳的不要管我。」
 
  「可是你这样我很难做事……」
 
  「是吗?我倒觉得还好,就当是另类的专注力锻炼吧。」
 
  「那你至少让我有活动的空间,不然没办法煮阿?」
 
  「唔……好吧。」阿伟说完,才恋恋不舍将手抽离芷兰的大白兔,不过下面 那只玩弄芳草之地的手倒是没有停下。
 
  芷兰妩媚的白了一眼阿伟,不再理他,任由他继续抚弄着,自己则继续认真 料理早餐。
 
  然而下一刻,芷兰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是等等要切的小黄瓜……」
 
  一个小时后,这顿早餐总算是完成了,正好能让消耗大量体力的两人补充营 养。
 
  吃完早餐后,依偎在阿伟怀里的芷兰情绪开始变的低落,先前嘻闹的笑容在 脸上渐渐消失。
 
  同居一个月了。
 
  这段时间可说是她人生中最放纵自我的一段时间,不需面对师长同侪的目光, 没有任何压力。轻松的日常,令人心醉的肉体关系,一切的一切都令芷兰眷恋。 
  然而阿伟毕竟只是一名教师,在这庞大势力中仅是微不足道的一员,阿伟说 那些人不允许自己一直待在这。她会被带到一个地方,在那里过着如两年前般的 生活。
 
  芷兰并没有感到恐惧,甚至也不排斥与其他男人发生关系。
 
  只是经历这段同居时光,她越加觉得阿伟是特别的,事实上她一开始也告白 了。
 
  阿伟是怎么想的呢,好像还没听过他喜欢自己?
 
  算是恋人吗?
 
  或许他只是喜欢和自己做爱,也就是人家所说的炮友吧。
 
  如今要到分离之时,她觉得些舍不得,舍不得这一个月来与阿伟相处的点点 滴滴。
 
  就在芷兰胡思乱想之际,阿伟似乎察觉到怀中少女的心思,淡淡开口道- 
  「我还是会常常去看妳的。」
 
  芷兰一征,愁苦的脸庞顿时浮现笑容。
 
  真是心有灵犀!
 
  「只是『看』而已吗?」芷兰狡诘一笑,身体不安份的在阿伟怀中扭动一下, 舔了舔他的脖子,一只玉手探向阿伟的跨下。
 
  「今天……把我操的半死好不好?我想要你在我里面射的满满的,射到再也 装不下为止……」芷兰轻轻往阿伟耳里嘴了口气,媚眼如丝。
 
  阿伟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个冷酷笑容。
 
  片刻。
 
  阿伟宽厚结实的虎背有了一些抓痕,那是芷兰激情忘我时所留下。芷兰那一 对雪白巨乳,被他当作施力点紧紧握住,马达般的下身不断勇猛的冲刺抽送。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内射,阿伟只觉得彷佛插入一个舒服无比的水洞,每一次 抽插都能让芷兰的小穴发出咕滋咕滋的声响。
 
  「射了!好热……我还要……」
 
  「喔……好深……好舒服……再多吻我一些……多吸我一些……」
 
  芷兰的玉腿如八爪章鱼般紧紧缠在阿伟腰间,湿润的小穴紧紧吸附着阿伟的 巨根,享受一次次令人心醉的充实进入。最后一天与阿伟做爱,她恨不得对方融 入自己体内。
 
  「以后……我可能会……会被很多其他男人操……这样……你还会想来操我 吗……」芷兰边呻吟,边红着脸问道,就像是担心被遗弃的小孩。
 
  「我以后也会操很多女人,但我会去找妳,因为妳是特别的。」阿伟淡淡回 道。
 
  芷兰美目浮上一层水雾,感动的笑了。她缠在阿伟腰间的双腿夹得更紧,一 双玉藕勾住阿伟的脖子忘情道-
 
  「再射多一点,让我怀上你的孩子──」
 
  剧烈的肉体撞击声响,伴随着男人的低吼喘息,和少女放荡的呻吟浪叫,在 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回荡不止。
 
  当日晚上,芷兰被带回常交居,并在常交居性奴合约上干脆利落签下自己的 名字。
 
                ***
 
  常交居。
 
  与父母的久违相见,令一个月来始终提心吊胆的巧宁哭红了眼,看到他们尚 算安全无虞,绷紧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
 
  「巧宁,他们有没有对妳怎样?」
 
  「都怪我……爸爸真没用,对不起你。」
 
  「不怪爸爸。」巧宁摇了摇头。
 
  久未相见,在刘禹正夫妇的殷切关心中,巧宁大略描述着这个月的经历,只 是省略了与林傲龙相处的部份。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巧宁也隐瞒了性奴条款的部 份。
 
  对于日后一家人无法住在一起,刘禹正夫妇还是无法释怀,甚至怀疑。 
  然而在巧宁的劝说下,一家人也明白在情势所逼下,他们其实没有太多选择。 至于分开后要做什么,巧宁则是语焉不详的带过。
 
  从房间里走出来时,已经足足过了半天,巧宁是带着哭红的眼眶出来的。 
  一出来,巧宁便看到在门外等候已久的林傲龙。
 
  「说完了?」林傲龙问道。
 
  「嗯。」巧宁低声应道。
 
  「好孩子,过来吧。」
 
  巧宁依言走到林傲龙身边,娇小的她站在林傲龙身前,个头仅到高挑的林傲 龙胸前,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像是大人与小孩一样,身高差距极大。
 
  林傲龙摸了摸巧宁的头,就像奖励乖巧的孩子,他一如既往的端起巧宁的俏 脸,温柔的吻了吻那乖巧的唇。
 
  巧宁闭上眼,没有一丝抗拒。就像林傲龙先前说的,如今的她早已对这个吻 感到习惯。或许世上所有事都是如此,只要习惯了也就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了。 
  然而下一刻,巧宁却骤然全身僵硬。然而紧张只维持了短暂片刻,巧宁又缓 缓放松身体,夹紧的双腿也为之放松。
 
  她的身体依然有些发抖,但却没有反抗。知晓了往后日子将会频繁面对这些 事后,也没有反抗的必要了。
 
  会习惯的吧。
 
  巧宁眼角滑落一滴泪,一滴来自对自由眷恋不舍的泪水,泪水顺着脸庞滑到 两人双唇交接之处,然后消失在交缠的唇舌之中,被男人的欲望所吞噬。 
  林傲龙嘴里忽然尝到一丝咸味,心中微讶,睁眼正好看到巧宁的泪痕。 
  他微微一笑,已经伸进巧宁内裤的那只手,继续朝少女最柔软的深处探索进 去。
 
  ……
 
  几天过去了。
 
  这段时间里,林傲龙亲自与巧宁做了几次。巧宁最初还有些生涩、害怕,但 后来也渐渐放开身心接受这一切。就林傲龙自我良好的感觉中,他认为巧宁应该 在自己的优秀技巧下,开始学会享受性爱的乐趣了。
 
  林傲龙还发现,定期让巧宁和父母见面,对于她的身心舒缓有很大的帮助。 后来又和巧宁做了几次后,林傲龙总算放心的让巧宁开始正式「接客」。 
  巧宁这几天的接客表现,也令不少尊贵的客人满意。
 
  此时,主控室宽大的屏幕墙上,每一个画面至少都有一位美貌绝伦的少女, 林傲龙最喜欢在这欣赏她们被男人所支配,聆听她们美妙的呻吟求饶。
 
  林傲龙微笑,对着屏幕屏中辛苦付出的少女们举起红酒-
 
  「敬各位奉献的宝贵青春,妳们失去的梦想会化为L财团的能量,成就我等 的伟大非凡。」
 
  一饮而尽。
 
  抿嘴舔了舔,林傲龙神色渐渐转为阴沉
 
  「在动用这么多资源的情况下,照理讲应是插翅难飞,怎么还是找不到人呢?」 
  「只差妳就完美了……」
 
  林傲龙的眼中有着寒光闪烁。
 
  ……
 
                ***
 
  在遥远的地方。
 
  L财团势力未及之地。
 
  思静和魏立泽在陌生的街道行走,四周高楼林立,行人与车辆川流不息。 
  阳光有些毒辣,他们不得走到树荫下躲避,顺便休息一会儿。
 
  阳光从树叶缝隙里洒落,思静瞇了瞇眼,伸出手像是要捕捉,然而一束束光 芒从她的指尖穿过,映在她迷茫的脸庞上。
 
  「就好比是令人憧憬的美好梦想,看似近在眼前,却始终无法掌握,现实与 梦想永远都是两条水平线。」思静叹了口气,想到自己的人生,神情落寞。 
  前几天她还在为魏立泽所谓的翻身办法感到震惊与不可置信,甚至怀疑魏立 泽是在骗她。
 
  然而早已没有选择的她,最后只能选择相信,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不是 正确,会不会后悔!
 
  「是不是又开始觉得,这太荒唐,我是不是在骗妳?」魏立泽问道。
 
  思静摇了摇头。
 
  「你分析得很对,警察已经没有希望了,媒体也是,就连经济公司也被他们 收购。他们让我形象毁损受创,还被通缉,甚至被迫欠下巨额违约金,人生根本 绝望到了谷底……」
 
  「我在这里没有半分基础,从头开始发展的话时间既长,若是曝光被遣送的 机会也是极高……」
 
  「虽然难以置信,虽然可能会很痛苦,但这的确是唯一的希望了。你可能难 以想象,对我来说只要有一丝可能性,就算再痛苦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抓紧它。」 
  「我从小就是这么倔强。」思静微微一笑。
 
  「而且要是连你也无法相信的话,我会毫不留恋的离开这世界。」思静淡淡 道,彷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魏立泽为之苦笑,他知道思静是认真的。
 
  「妳之前说自己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艺人,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现在是不是 和妳想象的不太一样?」
 
  「呵呵,我觉得距离自己曾经憧憬的未来,似乎越来越遥远了。」思静苦涩 道。
 
  「有时候要达成梦想是很难的,导演如此,艺人也是如此。为此经历弯路, 尝尽痛苦,都是很正常的。很多传奇人物都经历过这些,就像……」
 
  「好了好了我知道,那些伟人传记我都快听腻了。」思静苦笑着打断。 
  「我担心妳撑不下去,才一直这样鼓励妳的。」魏立泽笑道。
 
  「我知道,你是不是又要说,人要面对自己心中的黑暗,暂时妥协不是放弃, 最后战胜才是真正的英雄?」
 
  魏立泽认真的点点头,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思静抬起的左手上。
 
  「疑?」
 
  只见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不怕生的停驻在思静白皙的玉手上,沐浴着指尖 穿过的阳光,翅膀一张一阖,美丽动人。
 
  思静的目光也为这美丽的画面停驻,迷惘的神情也渐渐有了坚定。
 
  「我撑的下去,我一定会回到舞台上的!」
 
  熟悉又陌生之地。
 
  我曾经恐惧你、厌恶你、憎恨你、逃避你。
 
  但容我再一次面对你,做最后的反击。
 
  我会在这重新开始,如蝴蝶般蜕去丑陋,成为世上最美丽的传奇。
 
                ***
 
  「听说思静学姊最进已经被星探相中,开始接一些case了。思静学姊明 明整天凶巴巴的,真看不出来这么厉害呢……」巧宁喃喃道。
 
  「说人家凶巴巴,还不是巧巧妳每次都调皮惹她生气。」芷兰捏着巧宁的小 鼻子打趣道。
 
  「而且思静私下的努力也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她是真的很认真实践自己的梦 想。」说到这,芷兰的语气不禁有些佩服。
 
  「好痒!」巧宁不满的拍掉芷兰的手,双手托着下巴,可爱的俏脸带着年轻 的稚嫩与茫然,「薇竹学姐和莫菲学姐也是,早就已经决定未来要接班家里的事 业。哪像我日子一天一天过,对未来一点想法也没有,更别说有什么梦想了。」 
  「我也还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不过……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吧。」芷兰的眼 中也带着茫然。
 
  同龄人里,像思静、薇竹、莫菲这类型终究只是少数,大多数的人对未来都 还是懵懵懂懂,纵使期待憧憬却也没有个确定目标,毕竟都还只是学生。 
  「芷兰姐妳说我们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人?」巧宁眼中有着期待和憧憬。 
  「这个……我想想。」芷兰微微沉思。
 
  「我觉得……或许巧巧以后可以当个搞笑艺人,尤其是那种带着小朋友带动 唱那种。」芷兰认真道。
 
  巧宁为之愕然。
 
  「哈哈哈哈……」芷兰噗哧一笑。
 
  巧宁顿时鼓起脸颊嘟嘴道:「讨厌,不理芷兰姐了。」
 
  不过很快,两人又嘻嘻哈哈笑成一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巧宁的眼神有些放空,耳边那人的话语成了背景,思绪早已飘至远方。 
  芷兰姐和思静姐现在在做什么呢?
 
  那时候自己眼中的未来又是什么样的呢?
 
  不知不觉间,跪坐在地上的巧宁摆动的头部慢了下来,一涎晶莹自嘴角溢下 也恍若未觉……
 
  「啪、啪」头上忽然被拍了两下,巧宁这才稍稍回神,继续摆动头部,停滞 的舌头再度灵活打转,「噗赤、噗赤」的深含着嘴里的硬物。
 
  「哈呜──」巧宁小嘴一张,自对方根部含回龟头顶端,熟练的舔着那道裂 缝,小手不时为对方的阴囊按摩。
 
  终于,面前的男人又舒服的开始咿咿哼哼。
 
  对方是喜欢自言自语的类型,提醒完发呆的巧宁后,又开始滔滔讲着自己的 事,准确来说是自己正就读高中的女儿的事,也因此勾引出巧宁过往的回忆。 
  「现在的孩子都过的太好,一点也不体谅父母的辛苦,也不想想我花多少钱 在她身上……」
 
  「而且我最近发现她好像交了个男朋友……她完全不知道这个阶段有多重要, 课业已经落后别人了,竟然还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
 
  「……这孩子越来越不听我的话,有时候只是劝她几句,她就像是炸药一样, 完全刺激不得,真的很烦……妳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说到这,男人终于稍稍提停了下来。
 
  安静了一会儿。
 
  巧宁才忽然意识到原来对方是在问自己,她连忙吐出肉棒,擦了擦嘴角,有 些忐忑的道:「彭议员,或许……心平气和沟通看看?」
 
  「那孩子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还有吗?」彭癸富摆摆手有些烦躁道。 
  握着肉棒的左手轻轻套弄两下,巧宁思考片刻又道:「长辈和子女,想法有 落差很正常。有时候没有谁对谁错,但总要有人先退一步,先接纳对方的想法, 之后才有沟通的可能。不然……试着邀请她男朋友到家里吃饭,也能顺便看看对 方的为人?」
 
  巧宁是以自己的角度来思考,说到底对方女儿的年纪应该与自己相差不多。 
  交男朋友吗?
 
  自己高中时好像也曾向往过……
 
  彭癸富沉思片刻,蓦然眼睛一亮道:「有道理,这种事果然还是要问年轻人 才有用。」说完,彭癸富蓦然眉头一皱,盯着巧宁有些稚嫩的脸庞道:「妳18 岁,只大两岁阿,要是我女儿这样不就伤心死了……」
 
  巧宁不由得心中一黯,就算是这种人,也是能扮演好父亲的身分。然而同样 都是父母倾尽心血的宝贝,自己当然不会得到这个男人的同情。
 
  想必他女儿现在正过着没有烦恼的高中生活,可以和父母撒娇吵架,可以和 朋友嬉笑谈天,往后的人生也可以为了梦想奋斗打拼吧。
 
  「含得不错,差不多够硬了。转过去吧,我比较喜欢从背后来。」
 
  「……是。」
 
  巧宁翻过身去,翘起臀部,两手向后掰开小穴。
 
  「彭议员,请用。」巧宁挤出一丝笑容道。
 
  娇小的巧宁就像只翘高屁股的小鹿,彭癸富「啪啪」拍了几下,扶着肉棒在 巧宁双腿间磨蹭,接着龟头向前挤开诱人的肉缝,一点一滴向前没入其中。 
  「嗯──」巧宁细眉一皱,微微娇吟。
 
  彭癸富目光停留在巧宁白皙的臀部,上头还有刚刚留下的五爪印。嘿嘿一笑, 抓起巧宁纤细的腰肢,下身开始抽送,鲔鱼肚也随之抖动。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年轻的小穴就是好阿,这种感觉彷佛像是……」彭癸富一脸满足,他俯下 身,将自己的肚子压在巧宁的背上,两手穿过巧宁的腋下,开始揉起巧宁略微隆 起的小山丘,不时逗弄已经尖挺的小乳头。
 
  彭癸富从背后含着巧宁的耳垂,开始舔着。
 
  「妳在碎碎念些什么?」彭癸富忽然问道。
 
  原来巧宁此时埋在枕头内,嘴里喃喃不止说着什么,只是音量有些小,让人 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很快彭癸富就不以为意,注意力再度被少女娇小诱人的身躯吸引,继续 卖力挺动下身。
 
  片刻。
 
  「呼……呼……呼……」
 
  彭癸富整个人重重压在巧宁身上,身下的巧宁顿时趴平,动弹不得。彭癸富 的肉棒还留在里面,两人交合处不断流出黏腻的液体,显然是毫无保留的内射在 里面。
 
  彭癸富满足的摸着巧宁的头,从背后亲吻着巧宁的脸颊。
 
  「羽婕,爸爸永远爱妳。」
 
  此时,巧宁依旧将头埋在枕头里喃喃自语着。这几天来,这样的方式可以让 她在做爱的时候心情舒缓很多。
 
  仔细一听可以发现,巧宁嘴里念的是-
 
  生活就像强奸,已经习惯了,做爱真的很舒服……生活就像强奸,已经习惯 了,做爱真的很舒服……生活就像强奸,已经习惯了,做爱真的很舒服……生活 就像强奸,已经习惯了,做爱真的很舒服……
 
  待心情平复过后,男人先前的话又让巧宁陷入过往的回忆之中。
 
  她忽然很想知道,其他人现在正在做什么。
 
  薇竹姐和莫菲姐就不用说了。
 
  其他人……应该不只有自己是这样的吧?
 
  这样的想法忽然让巧宁觉得有些轻松。
 
  巧宁不知道的是,现在芷兰的确身在常交居的另一处,做着相同的接客工作, 而且对此甘之如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2-1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