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2)作者:御马迎风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2)作者:御马迎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视频-亚洲AV电影-av天堂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9752
 

          慧黠老闆娘~张丽如(二十二)
 
  「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也不能没有你!丽如,跟我回家吧。」赖俊伟依旧不 愿死心。
 
  「别再说了,签了协议书,你快走吧!」张丽如一边说着,一边走回了杨野 的身边。
 
  只见新婚的一对夫妻,彼此凝视了一会儿!
 
  当张丽如带着莹莹泪光的眼神和杨野对上,闪烁的双眸里,蓄满了哀怨与伤 悲。
 
  杨野内心狂喜,心想:「这个女人屈服得是那么彻底,那是经过四个月的调 教,由肉体及心灵的完全征服啊!如果在她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反抗,她的眼神不 会是这样的幽怨,那是一种自怨自艾,对现实无可奈何的眼神。」
 
  此时,张丽如已经仰起了她那娇媚的脸蛋,同时,杨野飢渴的嘴唇正缓缓地 靠近!就在四唇接触的一刹那,新娘子羞答答地闭上了美眸,微微地张开了诱人 的小嘴,怯懦地吐出那粉红细嫩的小香舌。
 
  檀口中呼出的香气,不断地吐入了杨野的口鼻之中,同时,她的一只手攀上 新郎的胸肩;杨野同时吐出了舌头,挑逗般地微舔着张丽如的嫩滑舌尖,几番勾 弄之后,才将新娘子的嫩舌,完全地含入口中。
 
  赖俊伟胸口一阵剧痛!他从两人四唇接触的缝隙中,看见妻子主动地伸出自 己的舌头,送入杨野的口中,任他品嚐!自己与她结婚的这些年,张丽如又何曾 如此主动地对待过自己。
 
  新婚夫妻的四唇终於紧密地接合在一起,两个人紧紧相拥着,将彼此的舌头, 伸到对方的嘴里纠缠、搅舔,尽情地吸取着对方唾液,一直到两人感到窒息为止, 才慢慢地分开来。
 
  只见新娘子盈盈地跪了下来,伸手解开杨野的腰带,拉下拉炼,温柔地将裤 子褪了下来,然后迟疑了一会儿,接着将内裤脱了下来。
 
  而那只天赋异禀的巨大肉棒,在空气中狰狞地晃动着,散发出强大的热力。 
  赖俊伟目瞪口呆地盯着巨物,心中诧异惊骇:「这……还是人吗……」 
  虽说在影视中已经见过这傢伙,但是还是比不上现场目睹来得震撼。
 
  此时,更让赖俊伟震惊的景象,却生生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见张丽如伸出了丁香小舌,温柔地舔舐着紫红色的龟头,而在那香涎玉唾 的润湿之下,闪烁出淫糜的水亮光泽。
 
  「不会的!不会的……」赖俊伟打死都不敢相信,因为他深知妻子是有洁癖 的,一直认为男人的那个地方很髒,甚至带着一股怪味,所以除了计划受孕的那 几天之外,不论任何时候行房,都要求他一定要带套,否则便会拒绝他的求欢, 就算是妻子装了避孕器,自己也结了紮,仍然是要求不变!
 
  所以,自从结婚以来,自己不管是软磨还是硬求,妻子始终不愿意用嘴来增 加与自己的闺房之趣,就算是翻脸吵架也始终无法如愿。
 
  可是如今……
 
  自己心爱的娇妻,竟然就像是条母狗一般,跪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以女奴的 姿态,去含舔、舐吻他两腿之间的淫器……
 
  赖俊伟几乎要疯掉了、崩溃了。
 
  此时,张丽如已经舔完龟头,接着又去舔舐巨大肉棒的棒身,最后张开了樱 桃小嘴,并且将龟头含了进去,螓首更是前后摆动,用力地吞纳肉棒。
 
  杨野看着自己的肉棒,进出那嫣红玉润的小嘴,内心的自豪与骄傲,膨胀到 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终於再也忍不住了,说道:「呼……老婆,你真是越来越棒 了。」
 
  张丽如吐出了肉棒,面红耳赤地轻声说道:「这是身为妻子应该做的……」 
  闻言,赖俊伟的胸口如遭重击,他连呼吸都感觉到疼痛,眼睛产生莫名的酸 楚,自己的脖颈如同被一根绳索勒住一般,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内心已经痛至 麻木……
 
  「妻子……妻子……哈哈哈!」赖俊伟泪流满面,痛苦地想着:「难道…… 
  难道你从来未曾将自己当成我的妻子吗?「
 
  张丽如更是芳心欲碎,满怀愧疚的心里,更是不断地反覆喊着:「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继续。」杨野打了一个响指,说道。
 
  张丽如娇躯一颤,立刻伸出精巧的舌尖,轻轻挑弄着龟头前端的尿道口,然 后张开小嘴,再次将硕大的龟头含入口腔里。
 
  「呼……好爽……能够成为世上唯一享受过你这张小嘴的男人,实在太幸福 了……」杨野满足地讚叹道。
 
  赖俊伟痛心疾首地想着,「她……她居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他……张丽如啊张 丽如!我在你的心目中,到底算什么……」
 
  张丽如的芳心,早已愧悔难当,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拒绝丈夫的要求?自 己为什么要那么固执与坚持?如今后悔了,可是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补偿』 他了。
 
  「老婆,动一动……」无情的命令,再次从杨野的口中下达,并且缓缓地抽 动巨大的肉棒。
 
  经过『训练』的张丽如,立刻前后摆动起螓首,迎合着巨大肉棒的抽插,不 停地用哀求的眼神,凝视着杨野,同时灵巧的小舌尖,在口腔里不断地刮弄着龟 头上敏感的稜肉,薄巧精緻的嫣红嫩唇,用力地吮吸着硕大的龟头。
 
  杨野舒畅无比地轻轻颤抖,忍不住激赏地爱抚着新娘子的晕红娇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丽如只感到自己的小嘴又痠又麻,口中的香涎玉唾, 不断地从两侧的嘴角流出,滴落在自己挺拔白皙的乳肉上;於是她依着自己所受 的『训练』,缓缓地吐出了巨大的肉棒,还在那狰狞的暗紫色龟头上,仔仔细细 地吮了一吮。
 
  杨野不发一语地看着自己的娇妻,想要看看自己调教的成果。
 
  只见张丽如戴着雪白薄纱长袖手套的纤纤玉手,把那只每每将自己奸干至死 去活来的可怕肉棒,往上贴到杨野的小腹上,然后伸出了粉嫩的丁香小舌,轻柔 地舔舐着棒身。
 
  「老婆,你学得真快。」杨野微笑地说道。
 
  「是……是夫君调教的好……」张丽如粉颈低垂,低声说道,心中实在是担 心被赖俊伟听见。
 
  杨野又怎会明白张丽如的心思,於是他声调略高地问道:「你说什么?」 
  张丽如的螓首垂得更低了,迟疑了一下后,略略大声地回答道:「是夫君调 教的好……」
 
  「嗯!」杨野开心地点了点头,并且做了个手势。
 
  经过密集『训练』的张丽如,立刻明白了杨野的意思,芳心微微一黯,随即 坐低了身子,仰起了绝世容光的俏脸,张开小嘴凑了上去,将其中一颗睾丸温柔 地含入了口中,同时伸出纤纤柔荑,羞涩地套弄着巨大的肉棒。
 
  杨野顿时舒爽得深吸一口大气,只觉得自己的睾丸,不仅陷入温暖湿润的重 重包围之中,更在那丁香小舌的蠕动之下,缓缓地来回滚动着。
 
  直到小嘴痠软了,张丽如这才将口中的睾丸吐了出来,然后以两片艳红的樱 唇,叼吸住睾丸囊皮轻轻地拉扯起来……等到杨野再次示意,她才将螓首偏向另 一侧,再将另一颗睾丸含入了口中。
 
  最后,杨野满意地抚摸了一下新娘子娇滴滴的粉腮。
 
  张丽如停下了动作,羞愧地粉颈低垂,跪坐在地上,轻轻地抿了抿嘴唇。 
  杨野脱掉了鞋子,将脚下的长裤与内裤踢到一侧,接着脱下了上身的所有衣 物,走到床垫旁坐了下来,然后假咳了一声。
 
  听见男人的咳嗽声,张丽如如遭电殛,明媚的双眸里,闪过了痛苦的眼神; 
  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唯有彻底屈服!於是,她那双纤白的手掌,慢慢地着了 地,向着杨野的方向,一步一心痛地爬行而去。
 
  杨野双臂向后撑住身体,双目炯炯地凝视着自己的『成果』。
 
  不管爬得再慢,终会有到达的时候!张丽如终於屈辱地来到杨野的身前,迟 疑了一会儿之后,将杨野的一只脚抬起来,轻柔地脱去袜子,低下螓首、伸出香 舌,在每只脚趾头上,仔仔细细地舔舐起来。
 
  这一幕接着的一幕,赖俊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眼睛流着泪、心里却是淌 着血!
 
  为什么她的『技术』会那么熟练?这全是眼前的那个男人,一手所调教出来 的啊!她还那么的乖巧听话、那么的明白他的心思,他只要稍微示意一下,她就 立刻明瞭了……
 
  这一切,使得赖俊伟完全崩溃了,也让他冲动得想将杨野碎屍万段…… 
  杨野没有对张丽如做任何伤害她身子的变态事情,但是却能将她驯服地有如 一只宠物,让她做了很多让人想像不到的动作,甚至她还下贱地爬行着去舔舐、 吸吮杨野的脚趾……
 
  赖俊伟作梦也没想过,那个一向生性爱洁、自视甚高,就算死也不肯为自己 口交的妻子,竟被杨野调教成这副毫无尊严,只知讨好男人的下贱模样。 
  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待遇,她抵死不从,却毫无 保留地任由杨野恣意享受、予取予求,好恨,真的好恨。
 
  她的表情无非是告诉自己,她很享受那种快乐,享受那种卑贱的快乐。 
  这个下贱的女人,贱得让赖俊伟想立刻甩她两个巴掌!然后毫无犹豫地在那 张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怎么舍得、怎么放得下! 
  此时,杨野已经将跪在身前的新娘子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将那具香喷喷的娇 躯,温柔地放在床垫上……
 
  张丽如紧紧地闭着慧黠羞媚的双眸;她不敢看杨野的脸,更不敢……更不敢 看赖俊伟的脸!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与自己生命中的两个男人同处一室,叫 她情何以堪。
 
  杨野侧躺在张丽如身旁,欣赏着那张美艳无俦的绝世娇靥,凝视了好一会儿 之后,轻轻地一遍接着一遍的亲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蛋。
 
  张丽如的呼吸,慢慢地轻快起来……
 
  从光滑的额头、美挺的瑶鼻再到嫣红玉润的香腮,每一分、每一吋的香肌嫩 肤,都数不清被吻了多少次;杨野犹嫌不足,伸出了舌头,慢慢地舔舐起来…… 
  「嗯……」感觉到湿黏的唾液,逐渐涂满自己的脸颊,张丽如难受的黛眉微 蹙,婀娜性感的娇躯,忍不住轻轻地扭动起来,艳红的小嘴,更是娇哼出声。 
  亲吻完、舔舐完巧緻的耳垂和纤滑的粉颈后,杨野终於吻上了张丽如娇艳的 红唇……
 
  「唔……」张丽如樱唇被封住,只能发出一声闷喘,更是诱人情欲。
 
  杨野先用舌尖在新娘子的唇间,挑逗着她的丁香小舌,一只手却已经悄无声 息地伸入护住新娘乳房的婚纱里,抚上了张丽如雪白弹手的酥胸。
 
  「唔……唔……唔……」张丽如敏感的娇躯猛然一颤,深深地皱起了柳叶般 的秀眉。
 
  张丽如白嫩的一对美乳,真是超乎寻常的饱满鼓胀,杨野加重了五根手指的 力道,将其揉捏变形,但是一松开力道,那丰润的乳肉,瞬间恢复过来,迅强的 反弹力,直接回击杨野的手指指腹,震得他惊喜难遏。
 
  杨野心想:「这对乳房不仅柔滑细腻,而且又酥软又弹手,托在手掌里,感 觉沉甸甸的,份量十足……就这弹力而言,就算是菊瑛爱妻,也要略逊一筹!真 不愧是天生尤物啊,身上处处是宝,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有待开发?单就这对白嫩 的乳肉,令人摸了还想再摸,怎么也不舍得放手……」
 
  敏感娇嫩的乳肉,被男人粗糙的大手不停地揉捏、爱抚着,张丽如雪白的诱 人娇躯,彷彿触电一般地颤栗个不停。
 
  「嗯……嗯……」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与另一个『丈夫』行房,使得她 羞愤欲死,但是在杨野高超的挑逗技巧之下,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含混不清的鼻 音,小嘴更是发出了诱人的喘息声,成熟的脸孔,泛起诱人的桃红色。
 
  感觉到张丽如逐渐急促的娇喘声,杨野舔了一下新娘子水嫩羞红的香腮,开 心地说道:「亲爱的,是不是很有感觉啊?你自己看看,你的小乳头都已经硬了 呢……」
 
  张丽如没有回答,只是那白里渗红的俏脸上,难受的神情,却是越来越见淒 楚,樱桃小嘴上发出的娇喘声,更是越来越勾魂动魄!
 
  杨野兴奋的无法自持,他迫不及待地扯下缚住新娘嫩乳的婚纱,双手尽情地 揉捏着张丽如楚楚可怜的一双乳肉,十根有力的指头,深深地陷入饱满丰挺的雪 乳,肆无忌惮地挤压着……
 
  「啊……痛……好痛啊……夫君……啊……温柔点……」由於怀有身孕的缘 故,双乳本就肿胀的难受,如今又惨遭『外力』的挤迫,痛得张丽如忍不住启唇 求饶。
 
  杨野接着又低下了头,温柔地含着粉红娇嫩的小乳头,舌尖更是不停地挑勾 着,他鼻子里贪婪地嗅着清清淡淡的乳肉芳香,口里故意发出了旖靡至极的吸吮 声音。
 
  「啊……」张丽如的娇喘呻吟声一下子变的更大声了,一双戴着白色新娘袖 套的玉臂,不由自主地扶住杨野的脑袋。
 
  杨野的魔手,开始慢慢抚过了美艳新娘子珠胎暗结的微隆小腹,将婚纱蓬裙 缓缓地向上拉扯,露出了只着白色吊带丝袜、未着内裤的女性私密处。
 
  「我的宝贝,为什么没穿内裤呢?」杨野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柔亮的阴毛, 放开嘴里的小乳头之后,开口问道。
 
  张丽如紧锁着双眉,终於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之后,羞涩无比地轻声回答 道:「是……是为了……为了……方便与夫君……洞房……」
 
  杨野满意地点点头,斜睨了一眼牢笼之中的男人,只见赖俊伟垂首不语,脸 上泪痕未乾,双眼彷彿失去了生命的光采,无神地望着身前的地板。
 
  脸上展现一抹冷笑,片刻之后,杨野的魔掌才继续往下,轻轻地捻住了一双 曲线完美的美腿间,那温暖湿润、滑腻娇嫩的阴唇。
 
  「嗯……」张丽如芳香柔腻的娇躯轻颤,发出一声娇吟。
 
  赖俊伟痛心疾首,内心无比地绝望:「有时我对她开过份一点的玩笑,她都 会脸红生气,可她在那杨野面前,却是如此的淫荡下贱,居然连内裤都不穿,任 由他肆意地狎玩、淫弄。」
 
  此时的杨野,移到张丽如的脚前,将她那双完美的玉腿抬了起来,接着将心 爱娇妻的双脚上,那双白色镶满碎钻的细高跟鞋,轻柔地脱了下来,
 
  「好完美、好漂亮的小脚啊!」杨野忍不住讚美起来。
 
  张丽如羞怨的眼神缓缓阖上,侧过了螓首。
 
  杨野淡淡一笑,虎口握住美足的后跟处,将她被丝袜包裹的精巧足趾,逐一 含入嘴里吮吸轻咬,再慢慢地顺着小腿的曲线向下舔吻,最后在白皙圆润的大腿 上,仔仔细细地舐吮了一遍,只见雪白的丝袜上处处湿渍,越发地透明。 
  「嗯……嗯……嗯……」张丽如难受的表情,早已经佈满在整张绝美的娇靥 之上,窈窕诱人的娇躯,不安地扭曲着,十只巧夺天工的脚趾,难耐地蜷缩了起 来,在细嫩的脚心处,形成了一道道的可爱细纹。
 
  杨野异常执着地舔舐着这双无与伦比的纤纤美足,付出着十二万分的耐心、 十二万分的怜爱。
 
  「嗯……夫君……啊……」麻痒的感觉,源源不绝地传递到张丽如的每一条 神经,她不仅全身香汗淋漓,浓香柔腻的小嫩穴,更是一片泥泞难堪。
 
  新娘的白色丝袜,不断地吸收着男人的唾沫,但是时间一久,杨野不免觉得 口乾舌燥,於是便停下了舔舐的动作。
 
  「嗯……嗯……」稍得停息的新娘子张丽如,依然细细地娇喘着。
 
  杨野直接坐了下来,将张丽如高举的双脚放了下来,然后操纵着她的丝袜美 足,以脚掌夹住自己天赋异廪的巨大肉棒。
 
  张丽如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用意,想起了这些日子的『训练』,於是她的双 脚,开始夹紧着满佈紫青血管的狰狞肉棒,『习惯性』地上下滑动起来…… 
  不仅如此,她更是依照着『训练』的流程,有时将巨大肉棒压倒在杨野的小 腹上,来回地抚擦,有时又用脚尖儿在他的睾丸上勾磨,接着又用柔若无骨的脚 心,在他的龟头上,轻柔地旋转、挤压。
 
  「呼……好爽……宝贝,你实在太棒了……」杨野以双臂为着力点,上半身 向后倾斜着,丝袜柔滑的质感,刺激得他讚不绝口。
 
  想起自己身子的每一处,都成为这个男人淫玩的目标,张丽如感到羞辱地无 以复加。
 
  丝袜混合着唾液所带来的磨砂般触感,使得男人爽得全身抽搐,充满兽欲的 血液,控制不住地沸腾起来,杨野终於无法忍耐,迫不及待地抓住了张丽如的脚 踝,把她修长完美的一双美腿举了起来,然后往她的酥胸前压了下去,将美艳新 娘子的极品嫩穴,一清二楚地暴露了出来。
 
  「啊……不……不要……啊……」张丽如轻微地挣扎了一下,心中残存的一 丝矜持,使得她对这种淫荡无比的姿势,本能地有些抗拒。
 
  杨野双眼通红,有如饿狼一般地紧盯着新娘子湿润无比的私密处。
 
  感受到男人熟悉的贪婪目光,张丽如纤柔的双手,既害怕又期待地抓着身下 床单,那雪白的贝齿,轻咬着艳红的下唇,螓首扭转向另外一边,美丽的双眸紧 紧地闭合着,不时颤抖的睫毛,传递出芳心深处的不安。
 
  美味当前,杨野立刻伸出了舌头,在含羞带怯的嫩穴隙缝中,舌尖由下往上 地轻轻用一扫,勾起了不少芳醇的玉液阴津,随即缩回口中,津津有味地品嚐起 来。
 
  「啊……」张丽如娇躯猛然一颤,如遭电殛一般,发出一声媚啼。
 
  可口无比的仙露琼液,在口中充分刺激着男人的味蕾,意犹未尽的杨野,立 刻以舌头将两瓣粉红湿嫩的小阴唇,向左右两边拨开,然后利用舌尖在鲜嫩诱人 的小阴蒂上,轻轻地吮舐吸舔着,缓慢地在那有如萌芽般的阴蒂四周,忽轻忽重 地的挑弄勾啄。
 
  「啊……不……受不了……啊……」张丽如左右摇晃着螓首,娇吟声越发地 高亢,脑海逐渐紊乱,慢慢地忘记了身边牢笼里的『前夫』。
 
  终於,杨野粗糙的舌头,伸进了张丽如爱液泛流的嫩穴里,舌头不停的左右 挑舐、前后抽插,嘴唇更是不时含住两瓣毫无抵抗能力的小阴唇……最后用力含 着充分胀大的小阴蒂,狠狠地用力一吸!
 
  「啊……我……我受不了……啊……我要……啊……到了……」张丽如的娇 躯,激烈地颤抖起来,一双葱白的玉指,用力地撕扯着身下的床单,不停地娇喘 呻吟着。
 
  一股接着一股,清冽无色的玉液阴津,就像从破裂水管中挤射出的水一样, 喷涌出来。
 
  娇滴滴的新娘子,泄身『潮吹』的美景,看在现场的两个男人眼中,内心却 是产生不同的冲击。
 
  杨野喜不自胜地想着:「『丽奴』的肉体,在我的调教之下,是越来越敏感 了!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啊……」
 
  然而赖俊伟却是心如死灰:「想不到她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她的身子…… 
  居然被别的男人开发成这样,丽如啊……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才是 你真实的一面吗?「
 
  此时,杨野已经将张丽如的脚踝,左右分开后放下,然后一手扣住她的纤柔 细腰,一手扶住自己硕大的肉棒,臀部同时往前用力一挺,可怕的阴茎,霸道地 插进了新娘子湿润的小嫩穴里,随即被那滑腻紧迫的嫩肉,紧紧地绞裹包缠住。 
  「啊……」一声惨啼,在肉棒进入自己身子的一瞬间,张丽如就开始用力地 揪拧着身下的床单,雪白弹翘的臀肉,贴压着床面,纤细柔弱的小蛮腰,却是极 度地向上拱起,美丽的螓首仰顶着床垫,巧緻柔美的下颚,奋力地向上抬起,直 到那恐怖的肉棒,完全地被自己紧窄的阴道所接纳了,她仍旧保持着这幅僵硬的 姿势。
 
  听到爱妻的惨叫,赖俊伟彷彿灵魂归位一般,身体猛然一颤,脸上不由自主 地抽搐起来,神情是那么地狰狞与狠决。
 
  杨野将肉棒前端的龟头,狠狠地压迫着张丽如阴道深处的子宫颈,大声地高 喊道:「呼……老婆,你实在太棒了……好爽!」
 
  「啊……啊……」张丽如终於吐了一口气,雪白性感的肉体,重重地跌落回 床上。
 
  杨野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新娘子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腹,然后俯下身吸吮、舔 舐着张丽如圆润丰满的乳肉,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
 
  「啊……啊……夫君……温柔点……喔……太大了……啊……」张丽如轻咬 着朱红的下唇,明艳动人的娇靥,彷彿滴出血一般,越发地红润了。
 
  凝视着那张绝世的容颜,在自己的身下娇啼宛转,杨野再也无法遏止怒腾的 欲火,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不……不行了……太激烈了……啊……夫君……慢一点…… 
  慢……啊……慢一点儿……喔……太……太激烈了……喔……我……啊…… 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张丽如紧蹙秀眉,裸露在外的娇躯上,渗出了一颗 颗细小的汗珠,柔弱的细腰,不住地向上弓起,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已经松开 了床单,转而用力地抓住杨野的手臂,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男人的手臂之中。 
  欲火取代理智的杨野,似乎忘记身下的娇艳新娘,已经怀了自己的种,奸淫 抽插的速度与力道,渐趋疯狂。
 
  「啊……啊……顶到了……喔……喔……好深……啊……太深了……啊…… 
  啊……「张丽如紊乱的悲鸣着,惊艳绝伦的脸蛋上,混合着耻辱与快感的媚 态,暴露的洁白新娘婚纱间,露出了丰满高耸的酥胸,那对挺拔白皙的乳肉,不 规则地晃荡着,颤抖出了一道道惊心动魄的抛物线。
 
  赖俊伟猛然睁开了眼睛,只见男人粗长狰狞的肉棒,正一次又一次的抽插着 心爱妻子的粉嫩小穴,每一下强而有力的贯穿,都会从她的阴道里,飞溅出晶莹 的淫液,而那对傲人的丰满美乳,更是颠簸晃颤地令自己双眼发涩、心脏抽痛。 
  赖俊伟再次闭上双眼,他不想再看更不愿再看,可是张丽如那充满肉感的美 臀,不停地与杨野的下体做出撞击,所发出阵阵拍击声,却是无情的钻入他的双 耳,刺痛他的耳膜。
 
  张丽如两只高耸的乳房,在杨野的冲击中,划出道道令人晕眩的波浪;白皙 魅惑的肉体不住地颤动着,一颗颗剔透晶莹的汗珠,密佈在香肌雪肤之上;她那 乌亮的秀发与雪白的新娘头纱,随着她摇晃的螓首,不断地左右飞舞着;雪白的 贝齿上下咬住着,在香汗淋漓之中娇喘媚啼不绝;娇躯上的汗珠四下飞溅着,性 感诱人的曲线不由自主地起伏着;有如羊脂白玉般的胴体,早已呈现出娇艳的绯 红色;曾经清澈澄净的双眸,如今已经充满着勾魂的迷离……
 
  看着身下被自己奸干得淒艳动人的新娘,杨野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抽插的速 度,更是迅猛。
 
  「啊……我……不行了……又……又要来了……喔……」张丽如拼命地摇晃 着螓首,胡言乱语地吟叫着,戴着婚纱长袖套的一双柔荑,以及穿着雪白丝袜的 一双美腿,意乱情迷地抱住杨野,丰腴弹翘的臀肉高高地抬起,『蚕囊韧穴』之 中,产生一阵激烈的蠕动吮吸,一股温热的液体又喷溅而出,飞洒在深入的龟头 之上。
 
  杨野的『巨蛹屌』,在天敌『蚕囊韧穴』的箍缠绞卷之下,强烈的酥麻畅快 直冲精关,竟然忍不住就要狂射而出,杨野连忙屏住呼吸,紧紧地拥住身下娇滴 滴的新娘子,这才堪堪忍住了射精的冲动,缓缓地抽出巨大的肉棒。
 
  张丽如已经被连续不断的高潮,弄得筋疲力尽,原本抱住杨野的四肢,无力 地滑落下来,浑身的骨骼就好像错位了一样,一动也动不了,只能从嫣红的樱唇 里,发出一些听不清的呻吟。
 
  杨野侧卧在张丽如的身旁,一边爱抚、揉捏着新娘子丰润雪白的乳肉,一边 轻蔑地看着笼中之人,淡淡地说道:「你也看到了她的反应,像这样的欢愉和满 足,你是永远不可能带给她的。」
 
  对方的叫嚣,让赖俊伟全身的颤抖无法控制,如果说之前的所有,只是让他 疼、让他痛、让他心碎,那么现在的事实,已经让他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崩 溃。
 
  赖俊伟露出一丝惨白的苦笑。
 
  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但玷污了自己妻子的清白,夺走了自己妻子的贞操,还 肆无忌惮地摧残着自己的尊严,而那自己曾经视作生命的爱妻,居然毫无廉耻地 迎合着……
 
  赖俊伟感到自己眼前一片黑暗,他在用最后的意志力,拼命支撑着自己,不 要在这对狗男女的面前倒下去,这是自己唯一能够保住的最后一丝尊严。 
  「怎么样?没有见过她这么投入过吧?没有见过她这么激情吧?」杨野不怀 好意的继续说道。
 
  「畜牲!」赖俊伟势若癫狂,撕心裂肺地怒喝道。
 
  「你看她被我干的多爽啊,你行吗?」杨野得意洋洋的说道:「相信吗?她 已经离不开我的大肉棒了。」
 
  「放屁!」赖俊伟圆睁双眼,怒吼道:「我不会相信的,绝对不会相信!」 
  「你不相信吗?真是倔强,好,我就让她亲口告诉你!」杨野微笑着点头说 道。
 
  「告诉你『前夫』,你刚才被我干得爽不爽?」杨野用力揉了一下张丽如的 雪嫩椒乳,低头问道。
 
  「喔……我……我……我……」张丽如的娇躯猛然一颤,声音彷彿是要哭出 来一般,欲言又止。
 
  「快说!不然以后我就不干你了哦。」杨野威胁着继续逼问道。
 
  「不……不要……」张丽如一咬贝齿,强忍着难以承受的屈辱,回答道: 「我……我……丽如每次都被你……被你干得很爽……」
 
  「哈哈哈……」杨野发出一连串得意的笑声后,接着问道:「是我干得爽, 还是你『前夫』干得爽?」
 
  「是……你……」张丽如紧闭双眸,吐血般的回答着。
 
  闻言,赖俊伟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炮弹炸得四分五裂一般。
 
  「咦,为什么?」杨野故作惊讶地问道。
 
  「因为……因为……他没有你的大……没有你的长……」张丽如强忍着羞惭 欲死的心情,继续回答道:「他……插不到那么深……」
 
  「喔!」杨野装成恍然大悟的模样,问道:「这么说来,我是唯一一个到过 你阴道最身深处的男人啰?」
 
  「嗯!」张丽如将屈辱吞进肚子里,螓首微点着说道:「只有你……可以那 么深入的佔有丽如……可以那么彻底的征服丽如……」
 
  曾经……是一生的骄傲,如今……却是一世的耻辱;这是多么可笑的人生际 遇啊!赖俊伟痛苦地闭上双眼。
 
  深切的悲哀、痛楚以及屈辱,使得赖俊伟的眼神,再次黯淡下来,自己的生 命,彷彿一点一滴的流逝着,生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此时此刻,死亡,才是 自己最大的奢求。
 
  他不知道,刚才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一切,那是自己的妻子,经过无 数次的『训练』后,才能说出口的,而这中间,张丽如又是承受了多少的痛苦与 不堪,是他无法想像的……
 
  「哈哈哈哈……」杨野仰天长笑着。
 
  他终於征服了这个美丽新娘的意志,接下来他就要尽情享受这具成熟迷人的 肉体!
 
  於是,他将张丽如的娇躯翻了过来,再次探出手指,玩弄起了张丽如的肛门 菊穴!
 
  「哦……」张丽如巧緻的樱唇里,发出羞耻淒婉的呻吟。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2-29更新.